导航菜单
首页 » 无极2 » 正文

张钧甯-原创1895年,李鸿章签下了这份奇耻大辱

我国榜首前史档案馆珍藏着一份清代光绪皇帝亲笔书写的朱谕,笔迹整齐、宽厚,言外之意向世人倾吐着心里的苦楚和无法。一起又透露出一种寻求变革,奋发进步的决计。这份朱谕的书写时刻是在中日甲午战役完毕后的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

光绪朱谕

这一年的4月17日清政府与日本签定了丧权辱国的《马关公约》,《马关公约》的签定轰动了清廷朝野上下,作为一国之君的光绪皇帝,其苦衷难以言表。他痛定思痛,经过深思熟虑后用朱砂红笔写下一道谕旨。这道朱谕总结了清朝失利的原因,说明晰在“万分尴尬”的情况下签约的原委,提出往后要君臣上下一心,铲除积弊,进行变革,以图自强。不久,光绪皇帝决然发起了变法维新运动,雷厉风行地进行政治、经济、文明、军事等各方面的变革,以送旧迎新,推广新政。

1894年(光绪二十年),这一年干支为甲午,故史称“甲午战役”。这场战役持续近9个月,日本侵犯军从朝鲜半岛跨过鸭绿江打到我国境内,侵吞我国辽东半岛、山东半岛部分重镇,占据威海卫,清政府苦心运营多年的北洋水师全军毁灭,整个战役持续近9个月,终究迫使清政府签定了丧权辱国的《马关公约》。中日甲午战役是我国近代反侵犯战役中规划最大,失利最惨,影响最深,成果最重,经验最多的一次战役。以史为鉴,回忆这段前史,对过去、现在、将来都有深远的前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甲午战役为何因朝鲜而起,缘由还要从我国与朝鲜的联系说起。早在秦汉时期朝鲜已同我国树立了宗藩联系。清朝在1637年(崇德二年)便和朝鲜树立了封贡联系。即清廷派使节封爵朝鲜国王,朝鲜国定时向清朝进贡物品。朝鲜国内政由其国王自理,清朝不加干与,但有职责保护其主权和安全。清朝从1637年(崇德二年)至1864年(同治三年)共封爵了十一位朝鲜国王; 1639年(崇德四年)至1875(光绪元年)共封爵了十四位朝鲜王妃及多位世子。

1894年,朝鲜迸发东学党起义(农人革命运动),国王高宗匆促向宗主国清朝求救,清政府应朝鲜政府恳求派兵协助打压。而日本以保护侨民和使馆为托言,乘机派戎行开进朝鲜,名为保护,实为侵犯行径。东学党起义停息后,清政府要求日本一起撒兵,日本不光回绝反而持续向朝鲜增派戎行,干与朝鲜内务,钳制朝鲜政府废弃中朝两国间的悉数商约,向我国进行寻衅并故意挑起战役。

是年7月25日清晨,清北洋水兵巡洋舰济远、广乙号受命护卫运载清军援兵往朝鲜牙山声援,完成任务后归航,当行进到朝鲜丰岛邻近海面时,遇上日军吉野、浪速及秋津洲舰,日舰在没有宣战的情况下忽然向我国军舰平壤凹陷的第三天,日本水兵联合舰队在鸭绿江大东沟邻近的海面忽然袭击了北洋舰队,挑起黄海海战。

北洋舰队原本是护卫招商局轮船运兵到大东沟登陆,第二天归航时与日舰遭受。总指挥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当即命令迎战,参战的定远、镇远、致远、经远、靖远、来远、超勇、扬威、广甲等舰船敏捷排列成人字队阵行向敌舰反击。

不久丁汝昌被炮火击伤,信旗被毁,指挥失灵,但各舰官兵仍奋力冲向敌舰,击中日本旗舰松岛及赤城、吉野、比睿、西京丸等舰,迫使其撤离战场。北洋舰队致远号和经远号遭受重创,其他舰船回来旅顺、威海。依照“避战保船”的政策北洋水师不再出战。使日本水兵把握了黄海制海权,并策划了一场更大规划的侵犯战。

1894年10月24日,日军向我国辽东半岛建议进攻,辽东战役打响。榜首支军集结近3万人打破清军鸭绿江左翼防地,向军事重镇九连城一线进攻。 此刻清军早已在安东至九连城一线布兵数万人分左、右两翼进行设防,他们坚强奋战,打退日军屡次冲击。但因援军被阻,守城清军撒离,日晖垂手可得占据了九连城。

日军一路西进占据了大东沟、海城等辽东数个重镇。音讯传到紫禁城,慈禧太后惧怕了,假如日军持续北上,那将严峻要挟奉天(沈阳)老家,自己的老祖先都埋在那里呢,决不能遭到兵赞之灾。所以清廷赶忙集结重兵构筑新的防地,与日军交兵数十余次,历时3月有余,暂时阻止住日军的攻势。

辽沈区域的危殆刚刚缓解,第二支日军又从海路登上辽东半岛南部,因清廷将重兵设防在辽东半岛北部,日军只遭到细微抵挡便顺畅上岸,准备取金州占大连。驻扎金州的清军坚强阻击,打退日军屡次进攻,金州城仍没有保住。随后日军轻取大连湾,打破旅顺前沿防地,迫使清军抛弃旅顺口慌乱撤逃。

就这样由清政府运营数十年、耗资数千万的船坞、炮台落人日军之手。不久8军开端向辽河以东营口、鞍山一线进发,早有防范的清军奋力阻击,交兵中硝烟蔽空反常剧烈,清军逐渐不支,鞍山、营口相继失守,尔后清军一蹶不振,日本遂将罪恶之手伸向山东半岛。

1895年1月底,日军动用联合舰队及日,军数万余人从海、陆进攻威海。威海卫保卫战19天。清政府鉴于山东半岛是京畿左辅,战略位置重要,很早就开端设防。威海卫军港根据天然屏障修筑工事易守难攻,一起又添新兵、筑炮台,加强海上防护,还有旅顺沦陷前驶人威海的北洋舰队,这样的军力彻底能够与日军抗衡,但战势的展开令人绝望。

日军3万余人由联合舰队护卫在山东半岛荣成湾登陆,守岸清军因兵少力单被逼后撤,荣城失守。随后军兵分合围威海港南岸炮台,驻扎炮台的清军奋力反抗,伤亡惨重,终因寡不敌众,炮台悉数丟失。难以想象的是驻扎威海卫和北岸炮台的清军还没参战就被悉数溃散,致使日军长驱直人,威海卫城凹陷。

更可怕的是北洋水兵彻底被堵在港内,成为日本水兵的靶子,日本水兵运用缉获的原威海港南岸炮台的大炮猛轰北洋舰船。束手待毙只能是消亡,这时提督丁汝昌带领清军水陆官兵开端向日舰发炮回击,击中日舰2艘,激起了清军斗志。第二天深夜北洋旗舰定远遭日军鱼雷艇狙击击伤停滞,又有北洋水兵来远、威远、宝筏三舰相继被日舰鱼雷击沉,北洋水兵实力大损。

日军顺势发起总攻,清军战士亦不示弱,英勇迎敌,击中日舰4艘。在大好形势下,北洋鱼雷艇管带王平却苟且偷生,率10余艘鱼雷艇和2艘汽船逃跑,日舰紧追不舍,成果大部分鱼雷艇被击沉。丁汝昌看到大势已去,惧怕北洋战舰落人敌手,命令炸沉各舰船,自杀殉国。自杀殉国的还有刘公岛北洋护军统领张文宣,镇远管带杨用霖,定远管带刘步蟾。

威海港被日本占据了,北洋水兵镇远、济远、平远、广丙、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等10艘舰船被日军缉获,插上日本国旗。就这样,清政府于1888年正式树立的榜首支水兵舰队全军毁灭。

1895年4月17日(清光绪二十一年),清廷特派头号全权大臣李鸿章于日本签定《马关公约》,这一使中华民族遭受奇耻大辱的公约规则了一系列使我国丧权辱国的条款:

清朝政府供认日本役使长时刻与我国有藩属联系的朝鲜(之前我国已失掉密切的藩国琉球) ;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彭湖列岛;补偿战役军费 两亿三千万两白银;敞开沙市、重庆、姑苏、杭州为互易商货口岸;答应日本在上述互易商货口岸树立工厂,装运进口机器;并张钧甯-原创1895年,李鸿章签下了这份奇耻大辱规则在我国制作的货品享用与进口货品相同的优待之权.....

《马关公约》签定后,举国上下一致呵斥李鸿章丧权辱国,李鸿章在我国近代史上简直成了丧权辱国的代名词。形成我国蒙耻受辱,并且以一个从前最强盛的东方帝国面对被列强肢解与分割的险峻之况。

惋惜,清廷最高统治者那拉氏竟然以女性的狭心,为不影响六十之寿,竟不管国家利益,一向欲向日本求和。据《翁同和日记》载:

1894年9月27日 (9月17日迸发黄海大战),那拉氏召见张钧甯-原创1895年,李鸿章签下了这份奇耻大辱翁氏,拟命其赴津告李鸿章,并请俄国公使出头调解中日争端。

李鸿章关于“持久战”的战略是9月19日上奏的,可见年货清单慈禧底子嗤之以鼻。光绪志向很大,也确想有所作为;但他并不理解军事,多少有些好高骛远,只期望凭血气之勇出战,其实正中了日本速战的狡计。再者,光绪虽是名义上的全国最高军事统帅,但他后边有垂帘的那拉氏,也无法调集全国军事部队。所以李鸿章的正确战略终未被选用。

1895年2月12日,北洋舰队毁灭于刘公岛。那拉氏不知所措,决计全面求和。当天,她就开复了清廷对李鸿章军事失利的悉数处置。2月13日即北洋水兵毁灭的第二天,便正式录用李鸿章为出使日本头号全权大臣与日本商订“和约”。按常规,李鸿章最少在几回海战中负有指挥失当的严峻职责,理应惩办。但旋而成为“商约”重臣,这真是贻笑万邦、滑天下之大稽。

但实践上,这也非那拉氏本愿。1894年10月在刘公岛战役前,日本陆军在辽东半岛登陆,那拉氏已私心愿望议和。她立刻重用10年前被自己免除的恭亲王,表面上是以亲王之尊督办“军务处”,指挥对日作战。实践恭亲王是老牌“洋务”,只会纵横之术,底子不会决胜帏幄。那拉氏也正要他从头掌管总理衙门,展开议和。

恭亲王屡次与英、俄公使密议“调解”之事。但清廷提出的中外议和代表(如税务司德国人德璀林及张荫桓等),日本均予以回绝,只指名李鸿章有资历与日本开议和约之事。实践日方是有意让李鸿章担任“订定合同”代表以促进和谈。由于日方深知李鸿章之子李经方与日方上层人物有很深的往来。

日本凭借军事上的优势,经过美国公使转示清廷,以割地、赔款、朝鲜脱离我国独立等为议和条件,这无疑是城下之盟。

李鸿章以败将之身,担负议和之任,可想而知他的心境。公私分明,在与日本订定合同之初,他并非甘愿丧权辱国。李鸿章怎甘愿背上奸细的羞耻?所以他自天津赴京觐见光绪皇帝时,光绪问询他的议和政策,他大方立誓:

割地不可行,议和不成则归耳!

其时随侍皇帝的翁同和将李鸿章此语记入他的日记,并有“语甚坚决”的描绘。翁同和张钧甯-原创1895年,李鸿章签下了这份奇耻大辱作为帝党中坚,一向与李鸿章有宿见,他的记载应该是公正和牢靠的,由于假若李鸿章建议丧权辱国,翁氏必定是做为罪行记载,以备秋后算账的( 李鸿章签定《马关公约》之后,“帝党” 把乞和之责都推给了李鸿章)。其时不少大臣如孙毓汶、徐用仪等,都认为不割地恐难议和。李鸿章“割地不可行”的坚决建议应该说是值得必定的。

李鸿章由于自己的困境,不可能再坚持“持久战”的建议,更不敢开罪西太后,他只好寄期望于列强“调解”。尽管光绪支撑朝中主战派,但终因那拉氏亲身决断,主和派操控了局势。光绪和主战派终究回天无力。这首要丢失决心,继而松散军心。军心一失,持久战便不可行,而“调解”更属失误。正如其时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所云:‘“正义彻底在我国方面。我不信单靠正义能够成事,正像我信任单靠拿一支筷子不能吃饭-样,咱们有必要有第二只筷子逐个实力。可是,我国人却认为自己有充沛的正义,并且期望能够以它来制服日本的铁拳,这主意未免太单纯了...交际把我国骗苦了,由于依靠调解,未派戎行入朝鲜,使日本一起手就占了廉价”。

李鸿章梦想折冲樽俎,曾别离访问驻京各国公使讨援,并发电给清廷驻英法大使和驻俄德大使,密商于四国交际部,请其调解,但各国反响冷淡。李鸿章有所泄气,向朝廷建议:“此次日本乘屡胜之势,逞无厌之求,若竟不与通融,势难解纷纾急。”可见他是想把职责推给朝廷。由于清廷一向商量割地条款问题,延误了李鸿章赴日时刻。奸刁的日本人见清廷只寄期望于议和, 放松军事警戒, 便忽然发起辽河攻势挟制,于3月4日至9日五天之内连下牛庄、营口、田庄台等辽河重地,一时关内震撼,京津紧急。其实,不待日军发起攻势,在3月3日,那拉氏已经过庆亲王命李鸿章“ 以商让土地之权,令其酌量重轻,与倭商量定议”(《六十年来我国与日,本》第2卷)。这等于赋予李鸿章能够“定议”丧权辱国的全权。

当然,李鸿章也曾极力削减辱国条件,在商洽中一向不赞同全面承受日本的严苛条件。3月19日李鸿章率团至马关,次日始与日方商洽。到24日哄举办三轮商洽,两边辨论张钧甯-原创1895年,李鸿章签下了这份奇耻大辱都甚剧烈。但因李鸿章突遇刺客袭击中左颊,一时中外轰动。日本考虑有失面子,遂稍作退让,提出修正案。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以战胜者的狂傲坚持条款决不再减,只需赞同与否两句话,乃至威吓要“增派之大军舳舻相接,接连开往战地,如此,北京的安危,亦有不忍言者”,并要挟李鸿章也难保证其“再安定收支北京城门”。

李鸿章于争辩后极为愤闷,他对随员参谋科土达愤言:“假如商洽不成,只需迁都陕西,和日本长时刻作战。日本必不能降服我国,而我国可反抗日本至无尽期,日本终究必败和。”(见《科士达回忆录》)这其实仍是“持久战”战略的接连,假如李鸿章的想象施行,我国采纳强硬使我国遭受奇耻大辱的《马关公约》签字者李鸿章情绪,一面整军备战,只需拖下去,日本不可能获得终究成功。

惋惜,李鸿章并未坚持自己的观点,他仅仅报告请旨。4月10日请旨,4月13日清廷即来电: “......即与定商”,李鸿章即于17日签约。这一丧权辱国的大耻使“四万万人齐下泪”,使台湾、澎湖列岛、辽东半岛沦丧倭寇腥膻达50年之久!并且使日本野心胀大,又于本世纪再次发起侵华战役,炎黄子孙血流漂杵,丢失无法核算。其罪魁自应是那拉氏,李鸿章莫非没有职责吗! ?

李鸿章最大的心理障碍是背着甲午海战的包袱,尽管他建议不能割地,乃至建议迁都长时刻抗战。但他不敢坚持,由于他理解,那拉氏便是让他羞耻求和。假如他方命,很可能乌纱不保,还会有“抗旨”之罪。但他假如真实方命,他会成为英豪。并且由于有光绪和主战派的支撑,他未必有死罪,无非丟了顶戴花翎,却落个洁白。李鸿章把定夺权推给最高决议计划者,认为能够防止清议,可是公约是他代表我国签字收效的,这个羞耻他怎么能洗刷掉呢?

梁任公《李鸿章传》云:“合肥之负谤于我国甚矣”,不是没有道理。他又批判李鸿章“目不识丁”,“而仅摭拾欧美皮裘”,尽管严苛,却不无道理。例如,李鸿章声称知晓洋务,但他去日本议和,竟然还带着战前我国驻日公使汪凤藻所运用的电报暗码,其实这套暗码早在战役迸发前夕就已被日本外务省破译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方在商洽中岂能不步步被迫?

别的,李鸿章之子李经方在《马关公约》的签定上起了十分要害的效果,不只卑躬屈膝,乃至甘愿卖国,说他是奸细行径是绝不会错的。

李鸿章赴日“商定和约”,李经方因“曾任出使日本大臣两年,了解景象,知晓东西语言文学”,被清廷任为参议随行。商洽中,日方提出两个议定办法,其一为将休战条款悉数提出后议定,其二为逐条别离顺次议定。若弱国交际,必定会极力延迟而选用第二种计划。但李经方却坚决建议选用榜首种计划。方遂提出:一俟条款提出,有必要于四日之内答复。

由于条款严苛,清廷没有回电赞同,日方严峻责问,李经方竟寡廉鲜耻表白:“现在我父子之位置极为困难,尚乞谅察.....”。并且,日方仅仅危言威吓“增兵”,李经方竟接连发电国内总理衙门,谎报日方“已遣运兵船二十余艘,由马关出口赴大连湾”,“广 岛已派运兵船三十余艘出口,赴大连湾,小松亲王等明日督以继进”,对其时日本国库空无,征困难却只字不提。清廷赞同签定公约,李经方无疑对清廷决议计划是产生了严重影响的。

1895年张钧甯-原创1895年,李鸿章签下了这份奇耻大辱,田庄台,烽火损坏的遗址和遗体

公约签定后,举国激愤,清廷恐赞同而激变,逐令李鸿章改议。应该指出,李经方的卖国行径不能不对李鸿章产生影响,这:对父子对日方乞怜,但对朝廷旨意却勇于方命,托言“已订公约,再行更改,虑腾笑万国”而拒不从命。别的,公约签定后,谁都不敢赴台处理“交割”。后经人引荐,军机处严命李经方担任。他竟然期望赶快交代,并交出了日方也未提出的台湾全岛、澎湖列岛之海口、各府、厅、县,一切堡垒、军火、工厂及属公物件,并连夜署名盖印。卖国丧地之心,何其直爽!

1895年,(营口),三个日本兵

说父子狼狈为奸,近乎严苛,但李鸿章关于李经方奸细行径的默许、怂恿,却是不容置疑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是那拉氏的国策(这两句写在有关《辛丑公约》的诏书中,为世界各国交际史所绝无仅有),不只影响了清代后半叶交际活动,并且影响了民国今后的交际活动,如袁世凯对“二十一条”的赞同,蒋介石对克复琉球的漠视、回收外蒙和回收香港商洽的失利,等等。凡我炎黄子孙,岂可忘掉上述奇耻大辱!

1895年,(营口),清军

李鸿章与《马关公约》遗辱后世张钧甯-原创1895年,李鸿章签下了这份奇耻大辱,对立割台的台湾烈士丘逢甲的诗句:“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代表了其时大多数士大夫和大众的观点。但也不能因而就断定李鸿章为“奸细投降派”。他在商洽中仍是一向极力坚持保护国家利益的。.但,正如任公所云:“李鸿章此次议和情状,殆如春秋齐国佐之使于晋”,是极困难、羞耻、忍辱负重的交际商洽。在我国近代交际史上,只需薛福成的与英国中缅划界商洽、曾纪泽的中俄商洽未曾丧权辱国。

1895年,(营口),英军

李鸿章的官爵比薛、曾二人高得多,在他之前与之后,拒签公约的不是没有,如巴黎和会上的顾维钧。当然,这里有一个国家利益和个人得失的权衡,清名与臭名的对立,由于后人永久不会忘掉,在《马关公约》上签字的是“特简大清帝国钦差头号全权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北洋互易商货大臣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爵李鸿章”!

日本浮世绘《马关公约》

我们今日看到的这份《马关公约》原件,现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字字沉重,令人沉痛。

二维码